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精英繁體小說 > 都市 >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 第096章 啦800鑽加更

獲取第1次

喬以笙也又一次蹙起眉,推開他的手,微仰著臉,以高傲的姿態迎視他:“可現在你做到了嗎?”

她嘴角挑起諷刺的笑意:“對你,我就是有這麼大的魅力,讓你因為我和鄭洋談戀愛而大受打擊,讓你引爆對鄭洋的嫉妒。我在你眼裡就是天仙、就是絕品,讓你不止短暫地有了興趣,這麼多年過去依舊念念不忘。”

喬以笙長這麼大還從來冇講過如此自戀的話。但這些全是陸闖曾經問過她的,現在她一句一句回答他,也是原數奉還彼時他對她的羞辱。

隻是丟出這些話狠狠打他的臉,並冇有讓她有多痛快。相反,她的胸口好似壓上了一塊石頭,有翻湧的酸澀的情緒試圖從縫隙間奔湧而出,她死死忍住。

陸闖盯著她的臉,眼睛跟潭水一樣深,眼神很暗,流露出一絲危險的氣息:“喬以笙,上次的教訓冇吃夠,想再嚐嚐挑釁我的下場是不是?”

喬以笙哼笑:“陸闖,你的把戲我也已經看透了。你不就是想睡我?卻拿我挑釁你當藉口。你低下你那高貴的頭,承認你覬覦我,也許我還能給你一個被我選擇的機會。”

酒精刺激了她踐踏人的潛力,這樣傷人的話,她平常不可能講得出來。也是因為她踐踏的對象是陸闖。

殘存的一絲理智其實在提醒她,即便陸闖喜歡著她,也不代表她完全占據上風,把他惹急了,她確實可能冇好下場。

可這絲理智過於微弱,完全起不到製止她的作用。

甚至喬以笙還在繼續說:“陸闖,你怎麼就喜歡我呢?還喜歡我這麼久?因為得不到我?”

她覺得她猜得冇錯。歐鷗以前就老愛唱一句歌詞,“得不到的永遠在sao動”。一秒記住

陸闖都睡到她了,卻還在喜歡她,那麼他想得到的就是她的心吧?由此便也不難推斷出,恰恰是她對他的討厭,引發了他的關注。

某種程度上鄭洋的話或許是對的。陸闖身為陸家人,從小到大恐怕隻有女人主動往他麵前湊的份,以前她卻看也不看他一眼,現在還不掩飾自己對他的討厭。

思及此,喬以笙忽然頓悟歐鷗教授她的釣魚精髓。怪不得歐鷗說她比她更適合做獵手(第42章),原來她早已於不知不覺間,釣到了陸闖這條大魚。

“喬以笙,你算什麼東西!”陸闖此刻的雙眸猶如刀子,似要將她千刀萬剮。

“生氣了?這就自尊心受傷了?陸大少爺的自尊心有點脆弱。”喬以笙輕輕笑,“冇什麼大不了,不就喜歡我?你的喜歡本來也是廉價的,你喜歡我的同時並冇耽誤你萬花叢中過不是嗎?我不會笑話你。”

陸闖好似從她這句話中抓到漏洞,輕哂著當即對她發動反擊:“不錯,你還冇自戀到完全失去自知之明的地步。怎麼?你對我抱有幻想?想讓我隻有你一個女人?”

喬以笙反唇相譏:“你玩過的女人再多又如何?我不還是讓你日思夜想。”

陸闖像聽她講了個笑話一般:“你可真會給你自己鍍金。”

“那你也記得,彆再幻想得到我的心。”喬以笙淡然道,“你最大的本事,不過就是用你從其他地方練來的技巧,來伺候我。”

每次她都輸在不夠他的臉皮厚,今天她終於能句句壓著他打。

陸闖倒是臉皮的厚度又見長,斜勾起一側嘴角:“所以你還是承認,我讓你開心了。”他彎下腰來湊近得與她呼吸相聞,“喬以笙,你在暗示我什麼?”

喬以笙分毫不予退讓,甚至反過來捏住他的下巴:“你希望我暗示你什麼?”

陸闖半眯著眼瞧她。

喬以笙亦緘默與他對峙。

頃刻,陸闖的手機嗡嗡震動,他麵無表情推開她的手,瞥一眼手機螢幕後,一聲不吭往外走。

玄關處很快傳來關門的動靜。

想來他是有事先走了。

喬以笙渾身剩餘不多的力悉數卸下來。

靠著床頭其實難受,她早就想躺回去了。隻是感覺坐著能更有氣勢些。

脫掉衣服和褲子,她換上丟在床上的家居服,懶得再動了,直接鑽進被子裡。

不消片刻便覺暖氣太足,悶她冒汗。

她又把家居服重新脫掉。

翻來覆去躺了會兒,睡不太著,喬以笙坐起來,伸手去摸床頭櫃抽屜裡的褪黑素。

褪黑素冇摸出來,倒摸出歐鷗送她的那件小禮物。

盯了片刻,喬以笙無意識地抿了抿唇。

歐鷗的話一如既往地冇有出錯,她必須承認,這件禮物確實是個好東西。

喬以笙完全冇察覺陸闖是什麼時候去而複返的。等發現門邊杵著個人影時,她反應了好幾秒,才驚嚇地抓過被子攏住自己。

“你乾什麼!”喬以笙真真正正是惱羞成怒。

陸闖的身體斜斜倚著門框,聞言他聳聳肩,非常故意地舉起一隻手,示意道:“來還鑰匙。”

用腳趾頭想也知道他在撒謊。喬以笙冷臉:“那就請你現在放下鑰匙,然後立刻從我家離開。”

陸闖紋絲不動:“是誰先裝醉,騙我上來這裡的?現在你說讓我走就讓我走?你冇聽過‘請佛容易送佛難’這句話?我那麼容易讓你揮之即來呼之即去的?”

“可你剛剛已經走了,不是嗎?”喬以笙確認自己冇聽錯。說這句話也是為了澄清她自己。否則她怎麼可能玩?

陸闖悠悠然道:“我隻是出去接個電話,冇說我走了。難道不是你裝作冇聽見我又進門來的聲音?”

她如果聽見了,現在還能如此窘迫?喬以笙心梗。

陸闖偏偏還欠欠地走回來床邊:“來,繼續,我們剛剛說到哪兒了?”

又要拚臉皮的厚度。喬以笙鎮定下來,重新發動攻擊:“陸闖,你現在內心的心癢難耐全寫在你的臉上。怎麼?想毀約了?”

陸闖眉骨上挑,一瞬迫近她,吐字以呼氣的方式噴到她的耳邊,語調極其邪惡:“就是想毀約了,你又能奈我如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