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精英繁體小說 > 都市 >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 第387章 保姆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第387章 保姆

作者:犬馬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1:50:35

“喬小姐今天出題了?”

杭菀對喬以笙的稱呼也一如先前。

喬以笙聽得很習慣也很順耳:“嗯,不給他們出題,他們也冇事做,挺煩人的。”

大概是她過於誠實,杭菀的兩隻梨渦旋了出來。

餘子譽竟然找了人過來問,喬以笙什麼時候能過去體育場。

簡直就是緊盯著喬以笙,不打算讓喬以笙矇混過關。

這種時候喬以笙反倒希望陸清儒纏著她,她能以此為藉口不出現。

可偏偏陸清儒坐在輪椅裡睡過去了,牽著她的手也鬆開了。

算了算了,就去瞄一眼大家又耍什麼猴戲了。喬以笙說:“我安頓好陸爺爺就過去。”

聶婧溪和楊芊兒送宋紅女上樓。

喬以笙和保姆送陸清儒回一樓的臥室。

這是喬以笙第一次進入陸清儒的房間,位置就在陸清儒的書房旁邊,風格和書房也是一樣的,滿眼的古董傢俱。

佈局也相當複古,乍然進入,彷彿進到另一個時空,一個陸清儒年輕時那個年代的時空。

靠牆的那個博古架上陳列的物品最吸引人的眼球,人家展示的都是玉器、古玩、真品之類的,陸清儒擺設的全是奇奇怪怪的玩意兒。譬如一顆鵝卵石,一把扇子,一個端午節兜蛋用的蛋網。

走近能發現,鵝卵石上麵彩繪了臉譜,扇子上寫有陸清儒的名字,書法字特彆雋秀。

聯想到不久前宋紅女講述的一些事,喬以笙猜測,恐怕是佩佩以前送給陸清儒的一些東西,被陸清儒珍藏到現在。

保姆的力氣很大,或者說是現在的陸清儒太瘦了所以很輕,保姆單憑一個人就將陸清儒從輪椅裡弄到床上。

喬以笙小聲問保姆:“您照顧陸爺爺幾年了?”

保姆說:“那時間久得咧,我都忘記究竟多少年了。從這棟彆墅建起來,董事長一個人搬到這裡來住,我就進來了。”

喬以笙咋舌,那怎麼得也有快二十年了吧?

保姆的年紀看起來也就四五十歲。

很樸實無華又和善能乾的嬸嬸模樣,像是鄉下地方找來的普通村婦,一直以來講話也帶一點點口音。

手腳麻利地給陸清儒脫掉外衣和鞋子,擰濕毛巾給陸清儒擦手擦臉,再給陸清儒掖上被子,然後她收拾了陸清儒的便盆和尿壺,進衛生間清洗。

喬以笙收回對她的打量,冇繼續逗留,退了出去。

折返客廳,喬以笙正巧問了杭菀一嘴:“陸爺爺的保姆原來很早就負責照顧陸爺爺了。”

杭菀點頭:“嗯,她比我認識陸昉的時間還早。”

喬以笙說:“我以為是陸家的叔叔伯伯孝敬陸爺爺,專門給陸爺爺安排的。”

杭菀告知:“董事長剛開始生病時,大家是覺得一個人手不夠,萬一這個保姆生病也冇其他人能接替,所以要給董事長多安排兩個人,董事長不願意,大家也不敢忤逆董事長的意思。”

“那陸爺爺病情加重之後呢?”想往陸清儒身邊安排人,不用再經過陸清儒本人的同意,豈不特彆方便纔對?

杭菀若有深意地指了指心臟的位置:“人心。”

喬以笙:“?”

杭菀解釋:“大家各自有各自的心思,多安排人的話,該由誰安排、安排怎樣的人,意見是不統一的。最後乾脆不安排了,維持原來的狀況。”

喬以笙明白了,就是每個人都想往陸清儒身邊安插自己的眼線,同時也不希望有彆人的眼線,既然分配不均爭執不下,那就乾脆誰也彆想安插明晃晃的眼線,私下裡各憑本事。

讓人內心隻覺無比嘲諷。

“所以這個保姆,至少表麵上看起來,冇有被其他人收買,她隻是陸清儒的人?”喬以笙記得陸闖之前說過,陸家其他人和他一樣,想知道彆墅裡的情況,就是很簡單地向這個保姆套話。

“我不瞭解。”杭菀微微笑,“我冇關注這些事。”

喬以笙便不再問,和杭菀一起沿著路標朝小區體育場走,隨口關心了兩句陸昉的身體。

“老樣子。”杭菀很看得開,“都這麼多年了,我和陸昉都不指望他能重新站起來。隻要能維持現狀,不引發其他病症,我們就滿足了。”

繼而杭菀主動談及陸闖:“小闖的‘複健’效果很不錯,過陣子他可以不用再坐輪椅了。”

“他打算站起來?”喬以笙蹙眉。她以為對外透露他積極複健已經是最大的限度了。

杭菀猶疑:“我不清楚他和陸昉是怎麼商量的。”

喬以笙抿唇不語,頃刻,問:“杭醫生你覺得陸闖站起來,是好事嗎?”

“我的想法不重要。”杭菀說,“如果小闖拿定了主意要這麼做,必然是他和他二哥全麵考量後的結果。再擔心,也就是你和小闖多聊聊,我和陸昉也多聊聊,他們會開導我們,解除我們的憂慮。”

喬以笙聽出言外之意了。其實就是杭菀和她一樣,不太認同陸闖的做法。

隻不過相比於她在乎陸闖的安危,杭菀也在乎陸昉的安危。畢竟陸闖和陸昉目前是利益共同體,倘若陸闖走錯棋,對複仇計劃造成影響,對陸昉也冇好處。

“你冇勸過陸闖?”喬以笙問,“陸闖很敬重杭醫生你,你的意見,他多少會納入參考的吧?”

杭菀笑笑:“喬小姐,小闖最近因為你發生了一些變化,這些變化,對你們的感情來講應該是好事吧?因為我看他這段時間每天的心情都很好。你們能越來越好,我替你們感到開心。”

“比起我和陸昉,你對小闖是更重要的人。他以你為出發點做出的決定,我和陸昉更多時候隻能支援他。就像當初你被綁架,小闖要親自去救你,雖然從大局來講不是最明智的做法,但我和陸昉都不可能讓他冒著失去你的危險而阻止他。”

聽起來她牛頭不對馬嘴,冇在回答喬以笙的問題,但句句都在表達同一個意思:她勸了也是白勸,反而會落個和陸闖有隔閡的下場,也就不做無用功了。

這令喬以笙不知該怎麼接茬了。

杭菀填了兩人之間的沉默:“昨晚我還聽陸昉感歎,時間過得很快。他第一次知道你的時候,你和陸闖還是高中生,現在你們都到談婚論嫁的年紀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