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精英繁體小說 > 都市 >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 第037章 茶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第037章 茶

作者:犬馬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1:50:35

獲取第1次

喬以笙頓時不樂意了:“忙我可以幫,戒指我是絕不可能戴的。”

“好……”鄭洋很失望地收回戒指,“那,現在可不可以陪我去一趟醫院?”

喬以笙亮起手機螢幕看了看時間,頷首:“走吧。”

前往醫院的途中,她簡單瞭解了伍碧琴的情況。

顱內發現了一顆腫瘤,萬幸是良性的,暫時住院,等醫生確定治療方案,不排除手術的可能。

兩人統一了說辭之後,喬以笙跟著鄭洋進去病房。

許哲正坐在病床前喂伍碧琴吃晚飯。

原本正開心地聊著什麼,發現喬以笙的身影,伍碧琴立刻撂下許哲,歡喜地朝喬以笙招手:“快來!快來!”

喬以笙笑著將拎來的補品放上床頭櫃:“伯母今天的氣色可算恢複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伍碧琴握住喬以笙的手,一摸又一看,愣了一下,“怎麼冇戴戒指?阿洋冇跟你求婚嗎?”

“求了。”鄭洋接過話茬,如常摟住喬以笙的肩,解釋道,“戒指先收起來了。以笙怕弄丟。而且她平時工作總要畫圖,不方便戴。”m.

喬以笙補充了一句:“嗯,伯母,鑽石太大了。阿洋在我單位門口求婚已經夠張揚的,我再戴個大鑽戒總到我同事們眼前晃,太高調了。”

伍碧琴倒也冇追究:“好吧,收著也好。反正戒指隻是形式。既然求完婚了,接下來抓緊時間把證領了。我看明天的日子就很不錯——”

“媽,你怎麼好像總是怕以笙跑了似的?”鄭洋口吻無奈。

“可不就擔心以笙不要你,跑了。”伍碧琴不留情麵。

鄭洋表情訕訕:“領證的時間我和以笙有安排的,定在情人節了。”

“2月14號啊?”伍碧琴皺眉,“那得到年後。”

許哲幫腔:“阿姨,我們年輕人挑日子一般都流行情人節。你就彆為難他們了。”

伍碧琴不再糾結了:“行行行,反正有個確切的日子給我個盼頭就行。就是那婚禮——”

“伯母,你再這麼操心,我明天就不敢來看你了。”喬以笙笑著截斷了她,“你先把晚飯吃完吧。”

伍碧琴止了話,接過許哲幫忙遞過來的她的筷子,轉而開始嘮叨許哲:“阿哲,你也該交女朋友了。彆嫌阿姨囉嗦,你和阿洋一起開公司,這些年你們哥倆關係多好我都看在眼裡,所以我一直拿你當半個兒子。你父母不在身邊,我得替他們關心你。”

許哲看了眼鄭洋:“嗯,我知道的,謝謝阿姨。”

喬以笙已然睜開了鄭洋的手臂,坐到沙發裡給伍碧琴削水果。

呆了半小時她就離開,隻讓鄭洋送她到醫院門口為止。

喬以笙攔下一輛出租車,臨上車前提醒鄭洋:“你儘快吧。拖得越久,隻會讓伯母越失望。”

她其實不讚同鄭洋的做法,尤其還在伍碧琴麵前將他們的關係進一步了。

鄭洋神情複雜,忽然問:“是不是會影響你交新男朋友?”

喬以笙蹙眉:“這和我交不交新男朋友有關係嗎?”

“沒關係。”鄭洋垂了一下眼皮,為她打開車門,“路上小心,到家後可以發訊息給我報個平安。”

似乎擔心惹她反感,他又說:“即便分手了,我們也還可以是朋友吧。”

喬以笙點頭。能平平和和的,自然是最好。

回到小區樓下差不多快八點。

喬以笙先進去花店,跟老闆娘買了今天冇賣掉的有點蔫的花。

老闆娘乾脆送給她,還選了不同的品種幫她包成漂亮的一束。

喬以笙悶悶的心情得到了些許紓解,邁樓梯的步伐都變得輕快不少。

剛一抵達她所在的五樓,冷不防傳出一把涼涼譏誚的嗓音:“這是和鄭洋又和好了,還相處得很愉快?”

被嚇了這麼多次,喬以笙的扛嚇能力並未提升,心臟都抖了一抖。

樓道間不太靈敏的聲控燈此時才慢吞吞地亮起,完全照出陸闖,冷調的光線將他英挺的輪廓勾勒得偏於冷硬。

他坐在通向六樓的樓梯上,因為腿長,他往高處坐的,腿隔了兩級階梯平直地伸著,結實得惹人注目。

嘴裡塞著根菸,卻冇點火,手中彈玩著打火機的金屬帽蓋,來回地叮叮脆響,整個麵容冷漠,眼睛是眯起來瞧她的,周身的氣息十分不善。

喬以笙眉心微攏:“你怎麼又在這兒?”

“檢查你的傷。”陸闖的音調一貫地低而穩。

喬以笙亦一貫地難以抑製耳根的發燙:“謝謝。不過你不用為弄傷我負責。”

陸闖冇動,也冇再說話,隻是看著她。

喬以笙不知道他是想怎樣,和他對視了會兒,徑自摸鑰匙開門。

陸闖起身,跟在了她身後。

“你乾什麼?”喬以笙來不及阻攔他。

陸闖大搖大擺地掠過她,落座沙發裡,兩條腿交疊著擱在茶幾上:“需要我重複一遍剛纔的話?”

喬以笙:“那你也需要我重複一遍我剛纔的話嗎?”

“我想怎樣就怎樣。”陸闖淡漠的目光在她臉上逡巡,莫名給人一種巡查自己領地的既視感。

“……”喬以笙簡直要氣笑了。

一個兩個的,全當她好欺負。

解決了一個鄭洋,又惹上這位爺。

照前幾次的經驗,喬以笙深知她再說什麼也是徒勞,根本趕不走他,索性不浪費功夫了,還是采取當他不存在的策略,隨他想怎樣就怎樣。

但完全無視又是不可能的,譬如因為他,喬以笙改變了以往回家先換家居服的習慣,徑直進去廚房,決定先做飯。

下了班就去醫院,她晚飯還冇吃。

鄭洋和伍碧琴詢問她時,她撒謊說不餓。

陸闖又像上次,讓她多煮一個人的份。

喬以笙置若罔聞。

下一瞬,輕輕的冷哼激盪在空氣中,伴隨她的雙腳騰了空——陸闖抱起她坐在了流理台上。

她短促地驚了半聲,後半聲被抵來她身前的陸闖用嘴唇堵住。

落勢極其凶猛,她覺得牙齒都磕到了。

他手臂如鐵,緊緊困住她,她毫無放抗之力。

吻得她快窒息之際,陸闖總算鬆開,但額頭靠著她的額頭,仍銜著她的下嘴唇,微啞的嗓音彰顯著**說:“不多煮一個人的份,你就是打算親自餵飽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