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精英繁體小說 > 都市 >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 第280章 雀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第280章 雀

作者:犬馬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1:50:35

獲取第1次

一個小時後,戴非與折返病房,要帶歐鷗去休息。

“我們都走了,隻留喬喬一個人啊?”歐鷗定在椅子裡不動。

戴非與瞥一眼門外:“會有人陪的。”

哪裡還不明白指的是誰?歐鷗即刻起身,氣勢洶洶地大步衝到病房外,揚手便扇了陸闖一個巴掌。

戴非與單手抄兜,作壁上觀,並未阻攔。

不遠處負責守著病房的大炮倒是想過來維護陸闖,猶豫再三,到底放棄。

歐鷗怒不可遏,考慮到病房裡的喬以笙才刻意壓低音量:“不管我有冇有資格,我都打定你了!你算什麼男人?連你的女人和小孩也保護不好!廢物!我真是後悔在喬喬告訴我她喜歡你的時候,支援她勇敢追愛!”

這一巴掌對陸闖似乎毫無影響,陸闖的身形巋然不動,也冇有迴應歐鷗的怒火和指責。

“……那麼窄小的空間,她能活下來靠的是她命大,不是你救得及時。”歐鷗哭。她冇有親眼見到喬以笙被裝在行李箱裡塞在車子後備箱的模樣,但光是聽著就駭人得要命。

戴非與這才上前來,抓住歐鷗剛剛打人的那隻手,帶她去休息。

歐鷗未反抗,捂住臉跟著戴非與離開。一秒記住

陸闖靜默地原地定片刻,慢慢地,進去病房,落座病床旁的椅子。

是啊,那麼窄小的空間。打開後備箱已經用儘了他的勇氣,行李箱打開的一瞬間,看到她像隻孱弱的貓一樣蜷成一團,毫無生氣,奄奄一息,他的心臟似乎都跟著停止了跳動。

陸闖伸出左手,大拇指輕輕刮過她閃爍水光的眼角。

反覆幾次,陸闖索性將指腹按在她的眼角,久久不鬆開。

濕意沾染他的皮膚,溫熱的液體尚未變涼,就又被新的溫熱液體覆蓋。

半晌,陸闖鬆開大拇指,低伏身體,兩片嘴唇輕輕吻上她眼角鹹鹹的潮氣。

久久。

-

呆到天快亮,陸闖給戴非與發了訊息,才離開。

坐進車裡,他看見瘦猴子剛剛把平板電腦上的視頻關掉。

見陸闖盯著他的平板電腦,瘦猴子道歉:“不好意思,boss,篩查監控實在有點累了,就看一看許哲的情況,消遣消遣。”

他們冇有將許哲交給警方。

從陸闖決定接受許哲“單獨了結”的挑釁開始,就註定不會把許哲交給警方。

最關鍵是,喬以笙被許哲折磨成那樣,如果將許哲交給警方,簡直便宜了許哲。

瘦猴子自認為他們這群兄弟,彆說根正苗紅,從小到大在外人眼中就冇有過正麵標簽。而他們的生活經曆也使得他們少不得在灰色地帶遊走。藏起許哲之於他們而言,算不上多出格的事情。

陸闖並冇有指責瘦猴子偷懶的意思。

瘦猴子現在在篩查的是醫院的視頻。醫院的監控,比起馬路上隨處可見的天眼等級高,神不知鬼不覺地調取醫院裡這個月以來的全部監控記錄,費點功夫。

這也是那天為什麼陸闖冇有第一時間動用瘦猴子的其中一個原因,當日的情況下,通過陳老三的關係讓歐鷗向院方申請檢視監控,才最快速,也是最優選。

現在瘦猴子搞到了記錄,需要從中篩查出的便是許哲在醫院裡照顧伍碧琴期間的動向,是否有什麼人接觸過許哲。這是一件大海撈針般的工作,並且最後很可能竹籃打水一場空。

但,這條線必須查。

許哲嘴裡目前撬不開東西,陸闖也不認為之後就能撬開,即便撬開了,許哲也不一定是和他說實話。

所以其他線索即便再小,也不能放過,同步開展。譬如同時展開的還有伍碧琴那邊。躺在醫院病房裡剩最後一口氣的伍碧琴,許哲不管了嗎?

雖然對付他的無非是那麼些人,但倘若冇有牽扯到喬以笙,陸闖是冇打算浪費這麼大精力搞清楚,隻要他自己日後再謹慎小心點便可。

既然牽扯到喬以笙,不準確無誤地鎖定具體是誰利用許哲搞出這次的事情,始終是顆定時炸彈,他無法安穩。

“嗯,該消遣就消遣,不用有壓力。最近事情比較多,辛苦大家了。”陸闖說。

瘦猴子笑了:“大炮現在在車裡,肯定要吐槽你了,竟然和我們客氣成這樣。”

陸闖卻繼續客氣:“謝謝。”

如果不是他們每一個人的幫助,他大概率救不回喬以笙。

許哲設置這場“找人遊戲”的目的再明顯不過,就是要讓他體會當初許哲救不了鄭洋的痛苦。

在許哲的計劃裡,喬以笙會在他四處尋不見她人的過程中耗儘生命,而最終他發現喬以笙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就死在他的車子裡……

他道謝道得鄭重,瘦猴子頓時正色,語氣也變得嚴肅:“好,你的謝,我替其他人一起收下了。”

陸闖的表情不如方纔繃得那麼緊了,伸手問他要平板電腦。

瘦猴子遞給他,同時啟動車子。

陸闖打開平板,螢幕上顯示許哲現在的情況。

為防止許哲自殺,許哲的四肢是被固定住的,嘴裡也塞了海綿再封住嘴,防止他做出咬舌之類自殘的事情。

今天的許哲和昨天的許哲已然是判若兩人,首先冇戴眼鏡和戴眼鏡的許哲便截然不同,如今精神狀態的差異更對他的外形氣質產生影響,從許哲身上再無法找到“溫儒爾雅”四個字。

許哲的一動不動使得監控畫麵看起來彷彿是靜止的。

毫無消遣可言。

陸闖盯了一分鐘,關掉平板,嗓音冇有溫度:“盯緊,彆讓他死了。”

說的是不讓許哲死,但陸闖的眼神,分明像在看冰冷的死物。

-

收到陸闖離開的訊息,戴非與冇有叫醒睡著了的歐鷗,隻一個人重新去了喬以笙的病房,睡在喬以笙病房裡的沙發上。

不知過了多久,戴非與是被勒著衣服領口從沙發上揪起來的,未來得及醒盹的他麵對是歐鷗焦急又憤怒的質問:“喬喬呢?你不是守著喬喬?喬喬一個大活人怎麼不見了?!”

戴非與望向病床,果然見病床上空無一人。腦袋在一瞬間的蒙圈之後,他蹭地爬起來,迅速恢複冷靜:“問過大炮冇有?他有冇有看見以笙?”

歐鷗這才飛奔出病房。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