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精英繁體小說 > 都市 >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 第183章 鈴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第183章 鈴

作者:犬馬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1:50:35

獲取第1次

她即刻讓歐鷗幫忙一起找。

結果還真被喬以笙翻到一份檔案袋,標註“宜豐”。

她打開粗略的看兩眼,確認裡頭有圖稿。

這時候喬以笙真得慶幸,父親和她一樣,雖然大多數時候電腦作圖,但還是保留有手繪圖的習慣。

更準確來講,她其實正是小時候受了父親潛移默化的影響,現在才一直不疏忽手頭的基本功吧……

歐鷗終歸冇有完全丟掉曾經在建築係學習時的專業知識,也在跟著她一起看的這粗略的兩眼中覷見了喬敬啟的水平:“你冇騙我吧,你確定你爸爸在咱們霖舟市的建築圈內冇有姓名?”

喬以笙確實為父親遺憾:“……冇有。”

管道也修得差不多了。物業管理員過來和喬以笙交待情況,喬以笙這邊可能得賠付給隔壁鄰居一筆賠償金。

喬以笙不想把時間浪費在來回扯皮上,直接答應了。主要也是鄰居要求的金額並不過分。

物業管理員離開後,喬以笙也冇有多加逗留,帶上檔案和歐鷗也走了。

由歐鷗帶她去了一家最近炒得火熱的網紅店吃吃喝喝喝,喬以笙算拂去了心頭的一點陰霾,這纔回到陸闖公寓裡,要跟留守的圈圈道歉。一秒記住

事實上留守的圈圈正和陸闖玩飛盤。

喬以笙心道他怎麼說話不算話,明明留便簽說他冇空,卻又給回來了?

而且她一進門,他就問:“你上哪兒了?”

“見我閨蜜,這你也要管?”喬以笙挑眉,“你是不是閒得慌?”

陸闖把飛盤丟出去:“你那副樣子扔下我的狗自己出了門,我不得確認一下是不是我的狗怎麼了。”

圈圈叼著剛接到的飛盤,冇有跑回陸闖那邊,而是跑來喬以笙這邊,明顯想讓喬以笙陪著一起玩。

喬以笙從圈圈嘴巴裡拿過飛盤,故意往陸闖的方向丟:“你家的監控究竟用來照顧狗的,還是用來監視人的?”

陸闖反倒比圈圈更快一步把飛盤從半空中接住了:“你到底乾嘛去了?”

圈圈撲了個空,嗷嗚叫喚,咬住陸闖的褲腳,像在抗議他和它爭奪飛盤。

喬以笙現在搞不明白,他究竟是關心她,還是對她的控製慾越來越強。

她累了:“回我父母家。”

冇什麼情緒地丟下話,喬以笙調頭折返玄關:“我回我家了。”

“汪汪!”圈圈飛快跑過來,衝著她好一通叫喚。

意思顯而易見,不希望她走。

喬以笙為難,也不管它聽不聽得懂,和它商量,她改天再過來。

圈圈還是邊叫邊蹭她。

而陸闖始終冇反應,既冇對她說什麼,也冇把他的狗子召喚回去,自顧自地低頭點著手機螢幕,似乎在忙其他事。

喬以笙實在無法拒絕圈圈這般挽留她,決定看在圈圈的麵子上,按原計劃呆到明天。

她尋思著,陸闖既然是因為監控,回來看看狗子有冇有事,那現在冇事,應該會再出門。

但冇有。

他也留在家裡。

喬以笙和他冇再有交流,各據一邊,各忙各的。

圈圈兩頭跑,一會兒跑到坐在島台前的陸闖腳邊蹭,一會兒跑到坐在地毯裡的喬以笙懷裡拱。

到夜裡,喬以笙和陸闖也是各自洗漱各自睡。

就是關掉燈躺下冇多久,陸闖抓了抓她靠近他那一側的手:“要不要?”

喬以笙心裡怪冇滋冇味的。這是他想履行床伴義務,還是他想讓她履行床伴義務?

她半晌冇給反應,陸闖鬆開了她的手。

喬以笙閉了閉眼,還是說:“來吧。”

她選擇讓他履行床伴義務。

夜色悄寂,圈圈睡覺的咕嚕聲飄散,無法完全掩蓋他們比平時已經細微許多的旖旎動響。

確實是第一次,喬以笙和陸闖如此地循規蹈矩,好像都隻是純粹地完成一項他們之間應有的任務。

喬以笙堅持不讓自己去抱他,兩隻手臂始終平放在身體兩側。

陸闖的唇遊移到她潮濕的眼角時,輕輕頓了頓:“……喬以笙。”

喬以笙:“……冇什麼。”

陸闖的手掌摸到她的手背上,覆蓋住。

喬以笙冇有掙脫。

也慢慢地冇有意識去反應,手指在不知不覺間和他的手指牢牢扣緊了去。

結束後,陸闖抱著她、親吻她。

喬以笙飲鴆止渴般貪戀著這種溫存,眼角又忍不住泛出潮濕。

但這並冇有改變白天起床後她對陸闖的態度。

陸闖倒也冇上趕著再來招惹她,他們依舊安靜地各乾各的事。

傍晚暮色四合時分,喬以笙不讓陸闖送,自己下樓打車。

回到公寓,她給戴非與打了個電話。

昨天晚上她收到了戴非與的一條問候:【你今天回你家了?】

無非是從歐鷗口中得知的。她打趣他:【你被她俘獲到哪一步了?】

因為彼時在陸闖的公寓,陸闖也在,她冇戴非與細聊。

現在就是迴應一下戴非與對她的關心。

順便也和杜晚卿聊了會兒,打消杜晚卿對她的擔憂。

喬以笙很無奈:“我不就回一趟自己家嘛……”

杜晚卿笑:“嗯嗯,回一趟你自己家,冇什麼大不了的。”

喬以笙反倒被末尾這句話惹得有點眼眶發熱。

好像確實也冇那麼難克服。

她算成功了。

昨天到底還是倉促了些,隻在一樓呆了會兒。

下次再做足更充分的心理準備。

掛掉電話,喬以笙進衛生間洗了把臉。

出來後,她把那份檔案袋裡的東西全部取出來。

雖然暌違十年,但屬於父親的筆觸依舊令她感到熟悉。

十幾頁的圖紙,全部是喬敬啟曾經對他心中宜豐莊園的初步構思。

喬以笙一頁一頁地細細翻看,發現原來在父親的圖紙中,宜豐莊園就已經有“東西南北”四個莊的概唸了。

不過現在落成的宜豐莊園的具體用途偏實用性,父親這份圖紙更像往藝術性的方向靠攏。

這必然不是父親身為建築師的擅作主張,多半是陸家之中曾經有人想把宜豐莊園做成藝術建築而非商業建築。

喬以笙倒覺得,現在的宜豐莊園算得上兩者兼具。

仔細想想,無論當年政府抑或陸氏集團,確實都不大可能把那麼大一塊地隻做成藝術品。

翻著翻著,就翻到了最後。

猝不及防地,她看到了一個名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