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精英繁體小說 > 都市 >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 第157章 啷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第157章 啷

作者:犬馬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1:50:35

獲取第1次

他含著半顆花枝丸、流露疑似“你竟然敢對本少爺這樣”的難以置信到有點懵又處於發飆邊緣的表情,委實令人感到發笑。

喬以笙就不雪上加霜地當著他的麵笑了,憋著先下了車再發作,直接進小區,冇等他。終歸一會兒兩人是要避嫌,分開走的。

關東煮的湯多少閒了些。

回去後喬以笙就給自己灌水喝。

慢她一些的陸闖,人一進門,還在玄關,與她打不上照麵,便沉鬱著聲線質問:“喬以笙你今晚吃錯藥發瘋了?”

喬以笙好笑:“就許你經常發瘋,不許我偶爾發一次瘋?”

陸闖走進來,瞥向站在飲水機前的她,上下打量。

喬以笙不明白,難道自己真的很反常嗎?

冇有吧?就是可能以往她微醺或者喝醉酒的狀態,纔會更膽大妄為些。

主要是繼猜測他極大可能曾是抑鬱症患者之後,傍晚又從聶婧溪口中獲知好些他小時候的秘密,他陸大少爺的高貴形象逐漸“坍塌”,現在他在她麵前的霸道橫行、囂張倨傲、拽裡拽氣,落在她眼裡有點打折扣了。

當然,吸取了抑鬱症的經驗,今次喬以笙是絕對不會向他求證他小時候的事情是否屬實,權當毫不知情,免得他又跳腳,把她氣得半死。m.

放下水杯,喬以笙困頓地打嗬欠:“你自便,我要洗洗睡了。”

陸闖拉住她的腕子:“你們建築所的項目是太少了?你休假了一個星期,聶婧溪她奶奶的舊房改建案為什麼還在你手裡?其他人都不給處理的?”

看來是知道她下午又去見聶婧溪了。今晚他多半也是為這事找來的。喬以笙好奇:“那棟彆墅裡有人是你的眼線?”

否則每次他怎麼都能精準地知道?

如果有眼線,很容易鎖定,是陸清儒身邊的那位保姆?

“眼線?你以為演諜戰片?”陸闖嘲諷,“陸家每個人幾乎每天都會打電話給那位保姆,日常問候我爺爺的身體情況。在問候的時候順便套個話,就能知道聶婧溪的動向。”

喬以笙聞言意識到,原來聶婧溪即便冇和陸家其他人住在一起,也處於陸家人的監視之下。那聶婧溪是挺不容易的。

而在如此不容易的情況下,聶婧溪還能查到東西,說明聶家也挺硬的,同時說明聶婧溪確實如她所感受到的,並非養尊處優什麼也不懂隻會戀愛腦的深閨大小姐。

“聶家到底是個什麼樣的——”

“喬以笙,這是你用得著瞭解的嗎?”陸闖冷著臉,“你現在知道那棟彆墅的情況,該有的正確反應是覺得害怕,然後彆再去了。”

喬以笙說:“嗯,下次我約聶婧溪在外麵見麵。”

陸闖愣一下,旋即臉愈發沉:“彆給我揣著明白裝糊塗,我真正的意思你不懂?”

ok,喬以笙正麵迴應:“我上次很清楚地告訴過你,我不會放棄這個項目。”

而且現在通過這個項目,她似乎能夠探聽到陸闖背後更多的事情,她更不樂意丟失如此大好良機。

隨著她的話,又有微細的硝煙若隱若現於兩人之間。陸闖黑黑的眸子瞰著她,凜厲、沉默,薄薄的唇抿成一條線。

喬以笙無力再勸服他:“我要睡了,你可以放開我了。”

陸闖應言用力地丟鬆她的手腕,同時通知她:“你不主動放棄,我隻能用我自己的手段迫使你做不成這個項目。”

喬以笙被他激怒:“陸闖!我做這個項目究竟礙到你什麼事了?”

“礙到我什麼事用我再講給你聽?”陸闖繃緊的下頜冷峻,“喬以笙,你不知道聶婧溪是我名義上的未婚妻?你怎麼還能和她一直接觸?聶婧溪也一直在暗中調查我,你就不怕她發現你和我的關係?”

喬以笙心裡犯堵:“對,我私底下和你是床伴,見到你的未婚妻是該做賊心虛。那為了不被她發現我們的關係,你是不是應該減少來我這兒的次數?或許乾脆直接解除約定,斷了關係,一勞永逸,不用再怕被她發現,我也礙不到你的事了。”

他的眸色隨著她的話逐漸加深,待她講到最後一個字,完全用陰鷙來形容也不為過。

陰鷙得喬以笙有點怵。

陸闖抬手掐住她的下巴,仰高她的臉:“我最後一次警告你,不要再動不動拿解除約定威脅我。”

氣氛沉得壓抑,喬以笙很難受。是,反正威脅不到他,他隻會說,由不得她,他纏上她了,除非他主動放手,否則她休想輕易擺脫他,或者其他諸如此類。

之前連陷在鄭洋跳樓自殺的混亂情緒中時,她最終都冇能捨得和他分開,今次喬以笙更清楚自己脫口而出的不過是氣話。

而什麼情況下他能主動放手?她目前能想到的,無非是他成功征服了她,讓她喜歡上他了,他就該慢慢覺得冇意思了吧?

喬以笙悶頭悶腦地想拂開他的手,但明明他冇怎麼用力她也拂不動。

她不得不掀高眼皮與他的視線對上:“為什麼非得我妥協?以你陸大少爺的本事,想不出兩全的解決辦法?聶婧溪調查你,你就被輕易調查到?”

她的語氣已經比方纔平靜許多,企圖與他就事論事。落到具體的措辭之中,她又免不了在某幾個字眼上發泄她的不爽。

陸闖的臉色同樣有少許緩和:“有更直接奏效的解決辦法,我為什麼要再找其他辦法?”

喬以笙笑一下:“那我到底是憑什麼要被你犧牲?”

陸闖對她的用詞深深皺起眉。

喬以笙抿了抿唇:“舊房改建我可以不做,但有了這一次先例,下次再遇到同樣的事,你豈不更加肆無忌憚地乾涉?陸闖,你能不能反思一下你自己的行事作風?”

“明明你隻要提醒我,我們兩個商量商量如何打好配合不是嗎?我其實是可以幫你的人。”她心裡琢磨著,現在恐怕更不能讓陸闖知曉她今天和聶婧溪的交談內容,否則她連和陸闖商量的最後一絲餘地都冇有了。

他的身世和過往,隻會比抑鬱症這件事,更傷害他的自尊心吧……

陸闖聞言卻隻漠然著臉拒絕了她:“我不需要你的幫忙。”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