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精英繁體小說 > 都市 >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 第125章 噗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第125章 噗

作者:犬馬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1:50:35

獲取第1次

不過喬以笙並不認為這種歡喜有何不妥,也不因為這種歡喜感到羞恥。

“被人喜歡”這件事本身,是一件好事。

陸闖對喬以笙的問題置若罔聞:“喬以笙,掐零點很有意思,嗯?”

喬以笙也冇理他的話,繼續說自己的:“陸闖,你不正麵回答,我就當你默認了。”

“你幫我占座,我來了你也冇有馬上走人,你是不是在裝睡?裝睡偷看我?裝睡為了和我能有那點獨處的時間?”

喬以笙繼續自作多情地猜測,竭儘她從各種電視劇中得到的靈感而能產生的想象,揣摩陸闖那時候行為背後的真正目的。

陸闖卻說:“喬以笙,你冇發現你現在講的這些話,反而都在說明,你以前悄悄留意我、偷看我睡覺。”

喬以笙笑眯眯:“陸闖,你就是一直摳我的字眼,找出我在大學期間正眼瞧過你的證據,好撫慰你被我無視的受傷的心。”

陸闖不屑地嗤笑:“你如果能讓我記掛到這種程度,我哪有心思玩其他女人、交其他女朋友?喬以笙你自己不也說過我對你的那點感興趣廉價,怎麼現在你又不清醒了?”

喬以笙悠悠然道:“或許你玩其他女人、交其他女朋友,也都是為了忘記我,讓你自己不再時時刻刻地記掛我。既然到現在你都還喜歡我,說明你的方法都不奏效。”

“你瞧瞧你現在的樣子,”喬以笙雙手抱臂,繞著溫泉池邊緩緩踱步,饒有興味地打量他,“我出門來了,冇有我,你也呆不住我的公寓,顛顛地跟著來溫泉會所。還吃周固的醋,搞那麼多亂七八糟的幼稚行為。”m.

“巴巴地脫光衣服泡在溫泉池裡,數著時間等我過來寵幸你,給你伺候我的機會。”

她說得很開心很得意,陸闖的臉色被她一個字一個字蹦得越來越沉鬱,嘴唇抿成一條平直的線。

喬以笙落座到池邊,卷高褲管的兩條腿伸進池子裡,朝他的方向踢了踢水花:“喏,我來寵幸你了,你還不來接駕?”

酒精是個好東西。

那會兒還在吃飯,看到陸闖發來房號,喬以笙便有意識地小酌了一些。

後來打牌,喬以笙輸牌,又被懲罰了幾杯。

現在以內心清醒的靈魂,旁觀自己微醺的外在狀態對陸闖進一步突破自我的膽大妄為,怪有趣的。

而她自己並未意識到,她講這句話的語調百轉千回,她踢水花的動作更是招搖魅惑的勾引。

狹起眸,陸闖從池子裡朝她挪過來,捉住了她的一隻腳踝。

他虎口的繭子刹那間在她的皮膚上有短暫的摩挲,激得她不由自主輕輕戰栗。

呼著氣,喬以笙晃晃悠悠地主動將另一隻腳從水裡抬起來,擱在他的肩膀上。

她的兩條手臂往身後的地麵按,以後仰的姿勢睨他:“今天你打算怎麼伺候我,我的床伴?”

陸闖盯著她,一時之間冇有動作,也冇有說話。

但喬以笙從他黑若點漆的眸子中看到倒映出她的影子,而她的影子正在被他充滿危險意味的欲色吞噬。

喬以笙動了動她靈活的腳趾頭,戳戳他的肩:“怎麼?冇新鮮花樣了?你不是有過那麼多女人、特彆有經驗嗎?”

陸闖終於重新開了口:“這次喝了多少?”

“又看不出來我醉冇醉?”喬以笙勾唇。

陸闖卻好像很在意她喝酒這件事:“喝得不開心?”

“你這樣要麼曲解我的心思,要麼猜錯我的心思,是更加得不到我的心的。”她明明挺開心的,今晚是個愉快的夜晚。

陸闖自顧自又問:“怎麼?還是因為鄭洋?不是你自己說已經過去了已經冇事了,讓你表哥也彆去揍人?”

現在喬以笙倒確實有點不高興了:“你懂什麼?”

她的腳從他的手掌抽出來,伸進水裡又往他臉上踢了踢水花:“不要每次提到鄭洋,你都流露出一副我很傻難怪被騙的神色。我被鄭洋騙這件事,你也有責任不是嗎?”

“現在怎麼就成天破壞我和周固?怎麼就非要當我的床伴還簽合約約束我不能勾其他男人?當初你在學校裡不照樣橫行霸道,怎麼就冇見你使手段把我從鄭洋手裡搶過去?非但不搶,還把許願沙讓給他?”

喬以笙的胸腔很堵:“雖然你和鄭洋都垃圾,我不能在垃圾堆裡把你們比爛,但如果你也像現在破壞我和周固這樣從中作梗,即便我不會和你有結果,我也多出去選擇其他人的可能。”

“不會像這樣被騙了八年,分手後還要被他糾纏,甚至現在他被曝光騙婚行為,也牽連我不堪其擾,遭到彆人的同情。”

越說,喬以笙越堵,繼續找到能數落陸闖的地方:“還有,我的眼睛瞎,難道你的眼睛就不瞎?你比我早認識鄭洋,你和陳老三他們與鄭洋、許哲相處的時間比我長,你比我擁有更多的機會發現鄭洋不喜歡女人、發現鄭洋和許哲的貓膩。”

“可是你冇有。如果你冇撒謊的話,按照你說的,你不也隻比我早一點點的時間知道他們倆的事?那麼論起來,你比我更眼瞎。”

“你冇立場再瞧不起我在鄭洋這段感情裡的受騙。”

“你最冇立場。”

講到最後,喬以笙幾乎是控訴。

明明不該是這樣的。

她很清楚,鄭洋是唯一的罪魁禍首,全是鄭洋的錯,需要負責任的隻有鄭洋,她該控訴的人也應該隻有鄭洋。

可現在她的怪罪和指責,顯得好似陸闖纔是始作俑者、是最大的惡人。

連喬以笙自己在話尾音落下的一瞬間,腦子裡都隻充斥著一個念頭:就是陸闖害的。

酸澀難以抑製地漫過她的胸腔、湧入她的鼻間、衝上她的眼睛,喬以笙對陸闖感到離奇地憤怒。

陸闖的黑眸沉靜。

他重新握住她的腳踝,試圖平複她不自覺間的發抖。

喬以笙想掙紮。

陸闖的手掌順著她的小腿往上捋,眨眼間箍到她的腰上,在喬以笙的毫無防備之下,拉她下了池水中。

噗通,水花四濺。

溫泉水的暖意瞬間透過皮膚蔓延至喬以笙的四肢百骸。

陸闖摟她在他的身前,微垂著眸,淡淡說:“嗯,是,是我害你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